<< December 201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憂 鬱 症
我想
我應該得了憂鬱症

心裡一直浮浮沉沉的
沒個底
工作沒動力
其他事情也不上心
只是一直計較磅秤上來來回回的數字
到了心目中那個數字之後
卻又想著怎麼不多下去一點
又擔心明天或者之後要往上升了
一直擔心著糾結著
結果二月的MC沒有來
沒有來......
媽媽說我減過頭了
來MC需要的營養都沒了
於是我開始比之前多吃了一點
可是一邊吃一邊誠惶誠恐地戒懼著
我想要把營養補回來
可是又不想回到45這個數字
一吃多就想做運動把它消耗掉
運動本來是健康的
可是現在卻成了心理上的枷鎖
即使下雨天也想出去快走個1小時回來
心理的壓力好沉好重
每一秒的神經都是緊繃著的
我變得易怒 易洩氣
現在沒有比保持或是降掉體重更讓我上心的了
可是我覺得很不快樂
一點也不快樂
我懷念從前的自己
雖然有點胖胖的
可是精神比現在好
也不糾結哪些該吃哪些不該吃哪些該先吃

女生減胖比男生麻煩
因為有生理期要注意
一個不留神就減過火了
生理期被打亂了
其實明明知道健康是最重要的
磅上的數字跟外表都是其次
可是減了那麼久付出了那麼多終於減到現在
那是無法割捨的痛啊
於是就在補充營養和害怕復胖之間拼命拉扯著

明天開始喝紅糖水調理
當然又免不掉在想
糖水
甜的
喝了豈不是又要胖了
可是
為了再見回我親愛的大姨媽
我要忍著
儘管有復胖的可能
可是健康更重要

所以
如果大家這段時間不見我
請給我點時間
我在慢慢調整著
請不要放棄我
請相信我
我會回來的
一定會的
QAQ


雜記

最近更BO很勤
因為真的有話想說
有圖想貼
有牢騷想發
其實...還是說些有的沒的...

今天為朋友慶生出去了
下了一整天的雨
不大很細卻一直密密地下著
很討厭這種天氣
天氣果然會影響人的心情
而且穿錯鞋子出去了
結果弄濕了腳
心情便更煩躁

第一次唱了ONE LOVE
在朋友面前
明明不是很激烈的歌
可是唱完後卻發熱冒汗
大概是因為朋友並不知道我私底下是個飯
而我卻有勇氣在不知道他們的人面前把整首歌唱完了

去買東西的途中遇到了很久不見的中學同學
已經有六年了吧
中學畢業後就沒見過了
見面的時候
她第一句就是"你瘦了很多!"
到底我中學的時候是有多胖啊QAQ
我以為只是大學的時候暴脹的
看來不然
減胖胖也是種習慣
習慣了就好
中午只吃一個水果也有餓到發慌的時候
不過現在我覺得已經出現心理問題了
一吃多就內疚
我知道這種心態不好
可是怎麼辦呢
已經管不住自己了啊

後來又聽到了一個更震撼的消息
某個中學同學快生寶寶了
時間過得好快
好像還參加完她的婚禮沒多久(其實也一年多了,我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斷斷續續地減胖)
如今快做媽媽了
想想自己
大概與戀愛啊結婚啊生娃啊沒緣了
明明曾經多麼地渴望憧憬
現在看起來都跟做夢一樣了

說起這個
秋季的"不結婚"第一集已經快把我的眼淚看出來
女人就非得結婚不可嗎
沒人要是我們的錯嗎
果然眼看著身邊一起成長的朋友漸漸有自己的家庭
自己還是孑然一身的時候
還是有點不是滋味的
雖然已經做好單身並且一個人到老的覺悟
但是完全坦然接受還是不太可能的吧
至少目前的我還沒法做到

又傻傻地說了一堆不知所然的話
都是雨天惹的禍
明天還是個雨天
十一月是個雨季嗎
噢 對了
明天是LEADER的生日
當然
還是最辛勞把我帶到這個世上的母親大人的誕生日
LOVE U

。累。

好累
不想動了......

這是旅行的後遺症嗎
還是只是
錯覺而已

可是
真的好累

上帝若關了一扇門
衪必為你開一扇窗


我的窗又在哪裡?

不見梨花開

原以為
什麼事情只要習慣了就好
所謂的"時間能沖淡一切"
可是原來有些事情不可以
有個同事要辭職了
只是做了三個月
無論怎樣挽留都留不住
她說
已經想得很清楚了
原因呢?
在這裡做得不開心

今天跟她聊了很久
有些話她只能跟我說
吊詭的是
她說的我都明白
雖然大家的職位不同
可是人情冷暖什麼的還是一脈相承
她喜歡熱鬧
可是我覺得她既然喜歡熱鬧為什麼不主動點跟大家聊天呢
我倒是慶幸自己越來越能忍受寂寞了
一個人也沒什麼
樂得清療
反正人來到這世上
無論出生是被多少人包圍著也好多萬眾矚目也好
過奈河橋時還不是孤身一人
最近重覆在想一個問題
如果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開就好了
那樣就能好好安排剩下的時間
活在當下的人生態度
想想倒是有那麼點消極

跑題了
回到正題
今天一直都是壓低聲音跟她說話
害怕別人聽到 隔牆有耳啊
這世界這麼大
可是有時候連大聲痛快地抒發情緒的地方都沒有
說到某個點的時候突然被戳到了
眼淚差點就不受控制

決心要走的人
其實勉強留下來也不是好事
"只有你對我好" 她說
跟其他人沒互動沒交流
對她來說就像被忽略孤立了一樣
即使我對她好
那也是遠遠不夠的

曾經一起數著日曆上哪天是公眾假期
可是
下一個公眾假期她已經不在了
感覺心某個地方被挖空了一塊
其實難過終究會過去的吧
曾經讓你難堪難過痛苦到快死的事
始終有一天能當笑話般說出來
或者淡然一笑
置之如煙

blue day
喜歡呆在家的感覺
即使什麼都不做
就懶懶地呆著
突然又日落了
休息天永遠都嫌短

已經完全沒有戀愛的衝動了
去年大概是犯了什麼爛桃花吧
反正現在這個狀況真的很舒服
我真的不需要戀愛什麼的



去年參加了2次婚禮
發現大家真的長大了
那時候上學回家什麼都在一起
突然有一天就分開了
突然就說我準備結婚了
突然就來到了屬於她的婚禮上
突然突然
突然一年又快過去了
其實在婚禮上
對一對新人是怎麼相識然後當中經歷了什麼我一點都不感冒
反而每到向父母致辭那部分就讓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或許我沒有說出這番話的那麼一天
可是想到終有一天不是我離開他們而是他們離開我的時候
突然又有想哭的衝動



天氣反反覆覆的
下雨了天很冷很潮濕
太陽出來的日子很少
像今天能看到淺藍淺藍的天空
確實很難得

let.it.be



那天
你跟我說了可能跟她有發展的機會
我不知道那時候自己的表情怎樣
大概有點掩蓋不住的不是味兒
可是心卻有點釋放了的感覺
我終於明白自己欠的只是一個明確的答案
知道了肯定了
也就能夠死心了
於是那天晚上我沒有哭 一滴淚也沒有掉下來
或許眼淚早已為你流乾了
雖然心頭悶悶的

曾經為你選擇她而暗暗地嫉恨著
可是昨晚看了她的面書後
突然覺得
你還是適合跟這種女生在一起
她愛笑
她話比我多
你跟她在一起絕對會比我有趣得多
如果你跟她在一起會更幸福
如果她就是你想要的歸宿
為什麼不祝福這樣的她跟你呢
為什麼不讓自己緊握的拳頭放開呢

從前的那個自己有點不會想
總想著那麼拚命地工作是為了誰
畢竟像是為你賣命的感覺
可是換個角度想想
無論去哪裡
即使是到了別的公司
我還是會用這種態度去對待我的工作
本來我就不是為了你而特別的認真特別的拚命
這原來就是我一直的處事方式
不為你
只是天性使然

可能有人覺得
喜歡的不是應該默默地等待不要輕言放棄麼
可是如果他讓我看不到未來
死守著也不過是固執
說不上浪漫也談不上深情

我想他多少還是知道我對他的心意的
只是他知道了
卻無動於衷
甚至想要躲開
我又何苦把自己貶得那麼卑微呢
該放手的時候就該放手
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嫉恨也沒有不甘了
我只是希望
我們都能得到幸福

真的要被搞瘋了



天啊!!!!
為什麼這個月這麼難熬!!!!
錢不停地花
各種周邊各種雜誌各種紙片
吃不消了
偏偏還買了幾次衣服
真的是雪上加霜百上加斤慘絕人寰了TAT
不過都是自找的
你要怨誰去啊




之前連續三天夢到了那個人
到底想怎麼樣呢
明明已經決定好了不是嗎
為什麼還要去糾結還要給自己添煩添亂
說是想離開
是因為那個人
說是想留下
其實也是為了那個人
只是他都不知道......

說了不想在電話裡說
有些話直接面對面說會比較好
於是我想你誤會了
你以為我要跟你談別的麼
其實想跟你說的只是關於續約的問題
當然我承認我那麼堅決說有些事情必須見面了才能說清楚是會讓人誤會
可是就當作嚇一下你吧
誰叫你也讓我痛苦了那麼一段時間
哼哼

於是其實你也不是想像中那麼好的
我只能這麼跟自己說了

學習忘記



如果
你不愛一個人
請放手
好讓別人有機會愛ta

如果你愛的人放棄了你
請放開自己
好讓自己有機會愛上別人

生活中到處存在著緣份
緣聚緣散好像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有些緣份一開始就注定要失去
有些緣份永遠都不會有好的結果


從WB上看到的一段話
被戳中了痛點
說放開談何容易呢
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
努力不去想他不去看他
可是聽到他的聲音還是會心悸
從他身邊經過還是會慌亂
還是會趁倒水的時候偷看他
像我這種人
果然不能灑脫地說放就放吧

然而
我真的努力了
已經不會再為他流淚
雖然心還是隱隱般的痛

愛一個人
會卑微到塵埃裡
然後開出花來
大概我的愛只卑微到塵埃裡
花還沒開已經萋掉在泥土裡

其實
傻孩子世上不止我一個啊

復原

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這邊哭得死去活來要生要死的
突然又覺得既然他都不知道何苦要這樣虐待自己
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該如此自虐
所以
學會如何自愛
最.重.要


被無棱兩可的態度惹得有點火了
天啊
我又沒對你表現得怎麼樣
你用得著那樣退避三舍麼?!!!
好吧
我決定不喜歡你了
我不稀罕你了
那麼我也沒有留下來的眷戀跟理由了
於是找新工作是必需的吧
只要你再表現回避我多一點點
我就能下定決心離開這裡......


假裝堅強也好
故裝灑脫也罷
反正
我會慢慢好起來的
絕對會好起來的*握拳*

其實不想留 其實我想走

跟自己說好了
用三個月的時間
學習放下一個人
如果還是放不下
就隨緣好了

如果說這莫名其妙的情感開始是如此這般的鮮麗




那麼三個月之後會漸漸褪色嗎









當面對某個人是如此的痛苦時
果然還是離開比較好吧......



CATEGORIES
COMMENT
MY PRECIOUS
PRIVATE PLACE